那年大寒

那年大寒,
蝼蚁们已经储备好了过冬的食物。
我在帝都的街头遇到一个醉汉,斜靠着墙角,蓬头垢面,胡话连篇。
我觉得很有趣,就凑过去听了一会儿,内容却和普通人有些不同,大致是个程序员或者产品经理之类的,也不知道怎么的沦落到了这种地步,他说了很多,有些是重复的,我记得的大概是这些:
“唔,我没喝醉,给我满上!”
“[……]

继续阅读

那年小寒

那年小寒,
初雪后的昆仑巅仍是白茫茫的一片,我御剑千里才找到那个人,一袭红袍,光彩夺目。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有人告诉我你在这里,我就来了。”
他抬头看向星空,指了指天穹,”你看那朝廷的山河万里图,分出35个法宝,名唤北斗,日日悬挂在天上,地上的每一个人,甚至是凡人,都可以使用简单的法器与那些法宝产生[……]

继续阅读

那年冬至2

那年冬至,
站在风口上也没有风了,
在邙山的小酒馆里我意外遇到了一个人,他一个人喝着小酒,唱着不知名的曲调,酒馆里烧着的炭火把他的脸映得通红。
他看到我,眼神里闪出异样的光芒,我们什么也没说,先干了一杯。
“以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以前不也不喝酒。”
“以你的武功和江湖地位,应该不至于啊?”
“没有什么应该[……]

继续阅读

那年冬至1

那年冬至,
天依然很冷,
我决定去看望一个远方的朋友,当我到达那里的时候,他正坐在高耸出云的黄车山上,远远地看,像是一个坟冢,山下密密麻麻地围着许多许多人。
我提气轻轻一跃,便到了他面前,他看到我,咧嘴一笑,
“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么?斗鱼门的人这么无聊?”
“1. 我没有资格笑话你 2. 我已经不是斗鱼门的人[……]

继续阅读

那年大雪2

那年大雪,
雪很大,
少年两眼通红跪在雪地里,看着我,
“掌门,我非走不可吗?”
我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少年情绪激动,”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师兄弟里面我永远是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就在今天上午我还给门内的水缸修复了一个重大的bug,现在毫无征兆的要我走,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知道如果我不给一个解释,他也许会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