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SECRET无评论
昏暗的灯光,不知名的小虫,我颤悠悠地抬起笔,想要写下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也许等我写完以后,自己都会怀疑那是否发生过。

我20岁的时候参加NSA的选拔,却无意中加入IAC公司成为了一名资讯分析员。
这是一家全球性的智库机构,每天处理着全世界各种稀奇古怪的信息,我曾经连续工作了48小时就为了证明太平洋海啸和总统打的一个喷嚏有关,说实话我很累,但每年金闪闪的奖章让我觉得这很值得。
直到有一天,我因为拒绝女上司的骚扰被调往了大中华区,从此展开了另一段匪夷所思的人生。

我没有被雷劈到进入异世界,而是顺顺利利地下了飞机,接我的是大中华区前任总裁牛耳汤姆斯,他那鄙视的眼神让我的愤怒瞬间飙升到了70码,这种赤裸裸的质疑从国内跟了过来,现在除了我之外居然没人相信我能胜任这份工作。
后来我才知道,这和我属牛有关。
真正开展工作了,我自带的避雷针却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好歹在总部工作了这么多年,也积累了些经验,现在却硬是被劈得内焦外嫩,我以前做的那些功课和所熟悉的潜规则全然没有了作用,也就是说,我现在就相当于一张白纸,在等待春天的到来。
但我很快就掌握了决窍,和以前不同,我每天下午5点就能下班,也不用做各种各样的调查,小步散着小曲儿唱着,回家以后只要搬着小板凳儿按天朝新闻上的时间对表就可以了。这种惬意的生活都源自于我无意中找到的一款信息解密工具,作者号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上乘武功随随便便练了几十年直到现在已经可以遇神杀神欲佛杀佛了。
慢慢的我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其实大部分的新闻都只要反着来解读就可以了,少数使用不知名算法的新闻则要通过移位变换或者倒序来进行解密,而极少数进行了信息摘要的则因为其不可逆性只能通过信息碰撞进行破解,但总之,都是可以理解的,所有不可思议的事在解密之后都变得清晰起来。
但这些与我无关,我只要收集并解密这些信息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总部那些苞苞们会处理的。
我最喜欢的,是一些分辨不出真假和时效性的新闻,就像三鹿一样滋润着我的生活,没事的时候,我还喜欢上网易评论看小部分不怀好意的人和大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吵架,并学会了分辨0.5$、JY和FQ,这些都是思维纯洁得可爱的孩子,是世界的未来。
随着信息的爆炸式增长,每月一次的汇报变成了半个月一次,我的工作量没有增加,但总部的头头们却开始抱怨了。
”哪儿有那么多事儿啊。“他们说。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些看似没有关联的新闻突然变得相关了起来,也许是我的思维方式慢慢发生了变化,但所有的线索都聚集到了一起,所有的新闻都透露出这样一个信息, 。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却不得不立刻向总部报告,最终的结果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第二天我便秘密地回到了祖国,并因为传播虚假信息的叛国罪而遭到关押。

以上便是我所有的秘密,我可以把手按在圣经上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但我不能保证你看到的是完整、真实的版本。
他们不会给我机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