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那年大寒

那年大寒,
蝼蚁们已经储备好了过冬的食物。
我在帝都的街头遇到一个醉汉,斜靠着墙角,蓬头垢面,胡话连篇。
我觉得很有趣,就凑过去听了一会儿,内容却和普通人有些不同,大致是个程序员或者产品经理之类的,也不知道怎么的沦落到了这种地步,他说了很多,有些是重复的,我记得的大概是这些:
“唔,我没喝醉,给我满上!”
“呸!头条算是个什么东西,就凭他也想做社交?!还有那个罗胖,工匠来工匠去,尽炒些冷饭,还自作多情以为天下人都跟他一样傻X,卖梦想的人最贱了,需要你的时候用空气给你画饼,也不管你有没有妻儿老小,也不管你有没有吃得冷不冷,不需要你的时候一脚把你踹开!这就是江湖!”
“大马家薄情寡义最是缺斤少两,小马家倒是有些节操,可惜也所剩不多,天下人恨得最多的就是小李子,为了钱连屁股都卖….”
我见他说得有趣,正准备细听时,他的话题又变成了这样的:
“996,996,996,接受不了你就滚蛋,这就是那些大厂的节操,法律在他们面前算个屁,工资给得高又怎么样?哈哈,这个江湖,还真是血淋淋的…”
然后他便不再说话,似乎是睡着了,我正准备转身离去,他突然睁眼直勾勾地看着我,说,
“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我尔!”
我心中一惊,俯身假装去捡街边掉落的垃圾,从路边走跑过来一个西装笔挺的人,看到醉汉很是着急,
“赵总你又喝醉了!”
说罢搀扶着醉汉,上了一辆商务车,走了。
留下我在原地目瞪口呆。

……江湖的残酷世人皆知,刀光剑影背后的那些大手似乎对此乐此不疲,止戈二字谈何容易——《数字江湖异志录*卷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