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至2

      那年冬至2无评论

那年冬至,
站在风口上也没有风了,
在邙山的小酒馆里我意外遇到了一个人,他一个人喝着小酒,唱着不知名的曲调,酒馆里烧着的炭火把他的脸映得通红。
他看到我,眼神里闪出异样的光芒,我们什么也没说,先干了一杯。
“以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以前不也不喝酒。”
“以你的武功和江湖地位,应该不至于啊?”
“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也没有什么至于不至于,”他似乎兴奋了起来,看着杯中的倒影欢笑,”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在那里干了差不多一辈子,也是时候换换新鲜的空气了,从帮里出来,看到那些一脸懵圈但斗志满满的年轻人我就高兴,有些人觉得一辈子到快退休了还沦落到要和年轻人抢饭碗实在是太丢人,我可不这么想,我就是想体验一下年轻的感觉,找找存在感……”
我用指尖轻弹酒杯,”家里知道这个事吗?”
“我现在每天按时出门按时回家,他们猜都猜不到,我就在外面找找乐呵,帮里给的赔偿足够我按时上缴薪酬好几年了,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这履历去哪里都可以去,不怕没人收留,不如趁现在多耍子一会儿,自己写点搞笑的代码逗自己玩,比去帮里按时点卯可有趣多了…”
哈哈哈哈,我很喜欢他,”来来来,满饮此杯,敬这太平盛世!”
“敬这太平盛世!”
一饮而尽。

——没有人在乎小人物的结局,人们的时间太少了,眼睛里只容得下自己的悲欢离合,江湖从来不缺少看客,刀不落在自己身上,没有人会喊疼…《数字江湖异志录*卷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