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那年冬至1

那年冬至,
天依然很冷,
我决定去看望一个远方的朋友,当我到达那里的时候,他正坐在高耸出云的黄车山上,远远地看,像是一个坟冢,山下密密麻麻地围着许多许多人。
我提气轻轻一跃,便到了他面前,他看到我,咧嘴一笑,
“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么?斗鱼门的人这么无聊?”
“1. 我没有资格笑话你 2. 我已经不是斗鱼门的人了。”我说
他似乎有些惊讶,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突然自己又乐了,哈哈一笑,抚摸着身下的黄车,说道,
“你知道下面围了多少人么?看得出来吗?整整一千万!哈哈,真是好笑,他们为了这点钱把我黄车门给围了,生怕我不给他们,我知道他们在怕什么,他们是怕我黄车门就这么倒了他们的钱退不回来……还有那些投钱的商人,”他突然变得咬牙切齿起来,面目显得有些狰狞,”商人都该死!当初我黄车门顺风顺水的时候,他们舔着笑脸来给我送钱,生怕我不要,现在转身就在长老会上投我的反对票要搞死我,我会怕他们吗,我会怕他们吗??!!”
我叹了口气,”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他凶狠地盯着山下的人群,一字一句说道,
“就是跪着,我黄车门也要活下去。”
他转过头,不再理我。
我看着这个充满了愤怒和无奈的多年好友,看着他一夜之间生出的白发,把后面一句话压了回去,
“要是跪着,也活不下去呢?”

——寒潮,一波一波的寒潮,为了生存下去,各门各派都在做出自己的努力,有些甚至赌上了全部的基业,寒潮之下,人心一片沸腾…《数字江湖异志录•卷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