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

      豆豆无评论

豆豆上山已经八年了。

很小的时候家里人怕他活不长久,急忙忙从很远的地方送上山来,然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豆豆也就忘了自己的名字。

师兄弟们就叫他豆豆,连比他小的毛毛也不例外,因为他太瘦了,头发又总是长不齐,像是青黄不接的小豆芽。

豆豆所在的山上只有一个门派,却有三个道观,清风观在前山,听雨观在后山,明月观在山顶。

从后山到山顶到前山其实并不远,但各观弟子之间很少来往,因为负责召集的醒世钟已经三十年没有响过了。

醒世钟以前是在明月观里面的,坏掉以后就被挪到了锁妖塔边上。

豆豆刚上山的时候,被暑气蒸得头晕,就带着毛毛和盘盘躲到那里面,感受着丝丝的清凉,夏天也就不那么难过了。

其实豆豆很想像师兄们一样练习剑舞,这样就不怕热了,可师傅说他还太小,要长大些才能学。

豆豆后来才知道,师傅并不想教他,因为他自己也不会。

可豆豆的师兄们是怎么学会的?根据无良子的回忆,当时他们用猜拳的方式选出了一个代表,然后跑到清风观用一壶酒换回了一本《御剑入门》。

无良子是豆豆众多师兄中的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要每天下山读书的弟子,他花了三年时间教豆豆认字,这样豆豆就可以帮他做功课了。

豆豆很喜欢读书,虽然不太懂,虽然读来读去都是那本入门时师傅送给他的手抄《道德经》。

师傅把书送给他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体道第一。”

这一句话让豆豆困惑了很久,他把自己关进小黑屋里,反反复复地想些从哪来到哪去的问题,毛毛说他入魔了。

然后豆豆大病了一场,吃了不少师傅从明月观淘来的灵丹妙药。

接下来的每一天他都要把听雨观打扫三四遍,因为师傅说他的病是闲出来的。

豆豆扫地的时候,毛毛总是用蛐蛐干扰他,而负责监督的盘盘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盘盘是无涯子师兄带上山来的土狗,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睡觉和挖坑,即使是这样,也经常被两个小屁孩弄得心神恍惚。

过了几年,师傅开始赶豆豆的师兄们下山,有时候是一个,有时候是两三个,有的欣喜若狂,有的依依不舍,有的再也没有回来过。

豆豆开始担心,有一天他也会被赶下山去,被那滚滚红尘淹没。

没过多久,让豆豆更烦恼的事情发生了,毛毛像吃了竹子一样一节一节地增高,很快就超过了豆豆。

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豆豆惊恐地发现,擦干了鼻涕的毛毛比他好看多了。

为此,豆豆拒绝和毛毛一起洗澡,直到师傅告诉他毛毛是女孩子之后,豆豆才毅然而决然地接受了这一事实。

如果不是毛毛的娘亲突然出现,豆豆也许还有更多的时间去理解什么是女孩子。

那天,太阳有点重影,毛毛和她的娘亲手拉着手离开了听雨观。

隔着很远很远,豆豆似乎听到毛毛喊自己的名字,于是努力地挥了挥手,假装揉眼睛,却发现师傅站在了一旁。

师傅说,“毛毛长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