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中年人

一晃,30岁了。

我还记得年幼的时候,对着红白机除了玩超级玛丽、魂斗罗,最令人着迷的是父亲对着书本敲出来的飞机大战和乒乓球游戏,当时家父特别喜欢这类的东西,还特别购置了可以输入的小键盘,还有许许多多QBASIC书籍,有很多字都不认识我就沉迷于其中。

不记得是93年还是94年,家父购置了家里的第一台PC,当时PC在国内刚刚进入民用市场,动辄上万元的价格使其变得额外珍贵,我记得那台PC的CPU是286,随后又进行了多次升级购置,最后到了586,使用的键盘非常硬,显示器是一台单色显示器,只有黑色和绿色两种颜色,存储介质是一种又宽又大的软盘和1.44的小软盘,没有硬盘,操作系统要通过软盘引导到DOS里,然后插入各种程序盘执行。

我用以前QBASIC的基础在这台PC上对着书本敲GW-BASIC的代码,行号,GOTO,这些都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后来,一直到读高中之前,我的梦想都是拥有一台自己的电脑,那时候对电脑相关的东西极度痴迷,会把早餐的一块钱省下来购买期刊杂志,买得最多的是《电脑爱好者》,初中时因为觉得黑客很厉害,对信息安全开始感兴趣,又买了很多《黑客X档案》、《黑客防线》,当时最佩服的人是比尔盖茨,没有之一。

2005年时读高二,购买了hhacker.com这个域名,仿照当时的一些安全站点制作了一个静态站,后来没有维护更新了,就用wordpress搭建了博客。

因为写到骨子里的倔强,从初三开始到高三结束,一直处于叛逆的状态,原本还算不错的学业一落千丈,甚至想要以班级最后一名结束高中状态,最终没能如愿(最后一名那位大佬实在是太厉害了),高考如愿以偿没有考到多少分,到长沙读了三年专科。

这三年专科,做渗透、入侵、逆向,玩得很开心,做逆向的时候,很痛苦但是最终把算法逆推用C语言写出来的时候,成就感满满,记得当时几个大的安全网站,比如x-focus,邪恶八进制、看雪论坛,第八军团,都很喜欢去逛,站在现在的角度看,就是个script boy的水平而已。

09年大专毕业,毕业即失业,也不知道学什么能找到工作,只是想找份计算机相关的,哪怕是电脑城卖电脑也可以,当时虽然年轻,却没有勇气去大城市闯荡,家父说那就跟我来测量吧,就去做了工程测量,一干就是5年多。

说实话,09年四万亿那一波放水不止是导致了后来近两倍的通胀,也让工程行业变得非常吃香,非常容易见到热钱,干工程测量累的时候累一点,但还是清闲的时候多,一年算下来收入还算不错。

14年实在是按耐不住,谋划转行,发现PHP能找到工作,正好有些PHP的底子,于是出发到长沙闯荡,5年了,结婚、买房、生子,感谢上天都算顺利,也找到了一份国企的工作,站在外人看起来算是顺风顺水了。

但是2019年,也就是正好30岁的时候,我选择从国企离开,许多人都不理解,因为现在社会对于经济下行已经有了普遍认识,各行各业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萧条,自己放弃稳定的工作实在是不明智。

3月底离职,到现在是6月,我确实后悔了。

虽然老婆大人非常体贴,但是有意无意中给出的些许压力都让我非常慌张,我离开时状态就像是一辆汽车缓慢行驶在一条不知通向何方的路上,离开以后,汽车也没有了,完全停滞了。

我原本自负地认为停下来是为了能有时间去思考、发现新的方向,结果不到1个月就陷入了困惑、彷徨和焦躁中,因为我本身不是一个严格自律的人,而宇宙的熵是一直在增加的,所以自然而然的选择了逃避、玩乐这些最简单的最容易的事情,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做有挑战的事,结果一停下来,也没有去做那些原本想做的事。

如果要找个借口,人到中年,仿佛忽然间过往的激情统统都不见了,只希望能躲在自己的壳子里轻松度日,生活,突然变得格外沉重。

我从读大学开始,发现周边的人对未来的一切都很迷茫,不是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而是压根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所以我当时很庆幸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但和所有人一样,当喜欢的东西变成了工作以后,也就没那么喜欢了,这算不算是另一种得到了就不再珍惜:)

选择从国企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是认为自己已经处于人生的关口了,30岁到40岁,几乎是一个男人最后的黄金十年,想要做出一些事来证明自己,现在想想,即便离开也改变不了现状。

出来找工作,各大园区都是一片萧条,甚至曾经的地标一层楼都只剩下一两家公司苟延残喘,不知道互联网一片火热时那么多的从业人员都去了哪里,是不是有很多又转行了呢?

真正的萧条是所有人都看不到希望,真正的绝望是给与了希望之后再毁灭,并不是所有人都做好了承受经济下行风险的准备,那些失业的人,最后能到哪里去谋生呢?

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到现在的物联网,每一代都有明显的技术标志,现在是互联网泡沫再次破灭了,还是所有行业都是如此?

背负着房贷的人每天从事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挤出笑脸来应对严格的领导,即便没有错也要低头认错,因为他的背后是一个家庭,是需要赡养的老人,是嗷嗷待哺的孩子,成年人的世界,真的没有容易两个字。

我记得20岁的时候给自己写过一封10年后发出的邮件,今年应该要收到了吧,不知道当时写了些什么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