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仙夢語
九天云外身自在,八荒宇内任逍遥
长安城,太极宫外。
一个火红的身影急步从远处走来,两三个宫女打扮的人紧紧地跟在后面,已是气喘吁吁。
路过两仪殿前的一片空地,那身影却突然停了下来。
一个巨大的铜尊静静地立在那里,四面的羊头气势威严,岁月似乎没能给它留下任何痕迹,连圈足的夔纹都清晰可见。
而那女子,竟陷入了沉思。
两旁的宫女不敢打扰,平复了气息,站在女子身后。
一刹那,似乎便是永远。
太极殿的执事突然走了出来,一路小跑到女子跟前,弯下腰,恭恭敬敬地叫了声:
“公主。”
女子回过神来,目光停在了那太监身上,“我父皇呢?”
太监的腰弯得更低了,仿佛面前站着的不是战功显赫的平阳公主,而是至高无上的武德皇帝,“皇上在大殿与秦王议事,奴才这就去通报。”
“不用了!”平阳公主轻喝一声,竟直往太极殿而去,身后的宫女疾步跟上,生怕慢了一点,眼前这人就会突然消失。
铜尊旁,那太监,半响都没有动弹一下。

太极殿里,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微倾地坐在软塌上,神情慵懒,正是刚刚登基的武德皇帝李渊,他身边站着的年轻人,自然是秦王李世民了。
此刻李渊似乎有些不安,把嘴边未喝一口的清茶又放回了案上,声音若有若无,“夔公他真的……”
李世民正要答话,太极殿的大门却猛地一下被人推开了。
李渊眉头一皱,刚要发作,却发现来人正是自己宠爱有加的女儿。
平阳公主直到李渊面前,焦急地问道,“父皇,弘基怎么了?”
李渊吱唔着不知如何回答,似乎没有了任何王者的霸气。
而一旁的李世民却有些不悦,“轻灵,见了父皇为何不行礼?”
武德皇帝忙为女儿辩护了起来,“世民,算了,你妹妹也是心系国事,慌忙之中才会无礼的,要知道,我们这次在浅水原大败,连夔公都……”
“夔公怎么了?”平阳公主极力地掩饰着内心的不安,却仍旧没有行礼。
“夔公力战而亡。”李世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是一直看着自己的妹妹,似乎想捕捉些什么,可平阳公主却出乎意料地平静了下来。
李世民有些惊讶,却又柔声道,“妹妹,人死不能复生。”
再也没有一句话,平阳公主静静地退了出去。
剩下一脸忧虑的武德皇帝,和目光冷峻的秦王李世民。

长安城,一座大宅里,官拜左翊卫大将军的柴绍正听着手下的汇报,不时地点点头,最后问道:
“消息属实吗?”
那手下答道,“宫中传出来的消息,应该不假,平阳公主似乎也知道了。”
“她怎么会不知道,”柴绍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那夔公……”
“有人亲眼见到夔公身中数箭而亡,但没有找到他的尸首。”
柴绍没有再问,沉思良久,只说了一句话:
“夔龙,上古异兽,出入即风雨,目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势不可挡。”

天下起了小雨,重修后的栈道稀松而平整,一群全副武装的骑兵缓慢而有序地前进着,一辆辆马车夹杂其中,车辕重重地压在潮湿的泥土上,留下一道道印记。
马车上,一个的相貌清秀的女子拨开幕帘探出头来,说不上绝世容颜,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一种动人心魂的力量。
女子望向队伍的后方,一旁的侍女撺马而上,对车中女子道,“公主,需要奴婢去处理吗?”
“不用管他们。”女子摇了摇头,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回到车内,思绪也跟着飘荡起来……

“李公子,李公子?”
在案旁忙碌的“李公子”抬起头来,清澈见底的双眸在来人身上停留了一秒,随即看向旁边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李叔,什么事?”
男子还未说话,便听来人答道,“听闻李公子散尽家财,组织反隋义军,在下深感钦佩,特来相投。”
李公子却又伏下身继续忙碌,随口道,“李叔,给这位义士准备一份差事。”
中年男子似乎有些犹豫,“可这位义士指明要……”
李公子头也不抬,“指明什么?”
“指明要当公子的家僮。”李叔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了出来。
“什么?”李公子似是吃了一惊,看了来人半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来人恭恭敬敬地答道,“马三宝。”
四目对视,李公子的心却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这人看似平常,眉宇间为什么会有一种凛然的正气?还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心神不定,是了,他一定是个滑头。”
好不容易静下心来,继续问道,“你为什么要做我的家僮?”
马三宝呵呵一笑,“因为我有一个朋友姓李,他有个妹妹叫李轻灵,和你差不多大,却是个天仙般的可人儿……”
面色微红,李公子打断了他的话,“好,以后你就是我的家僮了,马三宝。”

“马三宝,马三宝……”马车内,女子痴痴地念着这个名字,嘴角的笑容一闪而过,又恢复了平静。
似乎进入了记忆的更深处。

精致的书房内,李公子来回地走动着,仿佛这样便能把烦恼甩在身后。
家僮马三宝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是眼睛还睁着,真让人怀疑他已经睡着了。
李公子停下来看着马三宝,见他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竟有些生气,往前道,“你平时不是挺多事的吗?这次怎么不问了?”
马三宝反应了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神情似乎有些委屈,“上次公子说不让我多事的……”
“让你问你就问,哪那么多废话。”李公子却是理直气壮。
马三宝低下头道,“公子有什么事?”
似乎一直在等这一句话,李公子松了口气,“我军目前发展迅速,但还不足以与隋军对阵,现在连关内的匪首何潘仁都在打我们的主意了,他们聚众数万,都是些亡命之徒,实力远远超过我们,我现在不知如何是好,你却在那里悠闲地站着!”
“我只是个家僮……”马三宝的声音很低,但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那,就让他投奔我们好了。”
这想法却是让李公子半响都说不出话来,“劝降?”
马三宝抬起头来,无比坚定地点了点头,“嗯!”
“谁去?”李公子似乎还在判断着。
“我去!”马三宝却没有半点犹豫。
李公子沉思良久,对马三宝道,“我跟你一起去。”
“我一个人去就够了,如果有危险的话,人再多也没有用,况且,我答应过你哥哥要照顾你的……”
马三宝头也不回地走了,似乎忘记了自己家僮的身份。
看着他渐去渐远的身影,李公子,也忘了。

“公主,快到洞庭湖了。”
车外侍女的声音打断了女子的思绪,李轻灵回过神来,却让车夫把车停下了,撇下众人,纵马直趋而去。
身后传来数声惊呼,打马追赶,却只有一人能勉强跟上,那人一脸胡子拉扎,长相彪悍,虽然马术精湛,但还是被公主的千寻宝马甩在后头。
这一路驰骋,眨眼之间便到了洞庭湖畔,说不尽的烟波袅袅,说不出的景色怡人,远山近水,清风拂面,李轻灵俯身下马,看着那碧波荡漾,全然没有了刚才的英姿飒爽,出人意料的温柔与平静。
“这就是洞庭湖么?”似乎是对自己,又似乎是对身后的人道。
那人没有回答,李轻灵又道,“何将军,弘基说的洞庭湖便是这里么?”
被称作何将军的大胡子点了点头,“当初将军所说,我还不信世间真有此地,八百里洞庭……”
“弘基说,他曾在这湖上飘荡了数月之久。”李轻灵依然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微微一笑,似乎每次想起那人心情都会莫名其妙地好起来。
阵阵马啼,后面的轻骑已然跟上,当头两个侍女打扮的女子下马,躬身道,“公主,是否此处扎营?”
“不了,”李轻灵摇了摇头,“向附近的渔家借船,继续南行。”

长安城,李渊和李世民在殿上听着探子的回报。
“公主随行三千人,军士两千人,工匠五百人,器皿数千,一路南下,已入湖南境内,沿楚河行至清水古城扎营,似乎想在那里修建一座行宫。”
“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李渊的神情似乎是放心了,“若不是我们苦逼她……”
“父皇,”李世民显然对此有意见,“当初她不肯嫁给柴将军,我们也没有强迫她,但现在天下未定,她怎么能任性而为!”
李渊沉默了一会儿,对那探子道,“你们跟了这么久,知道公主为什么要带走那个殷商遗物吗?”
那探子慌忙跪下,“尚不知晓,公主南下途中,并未查看那方尊。”
李世民摇了摇头,“妹妹行事历来如此,父皇不必在意。”
李渊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摆摆手,那探子悄悄地退了出去。

楚河在沩水上游,流经一个山间盆地后与青水汇合,清水古城便在这盆地之间。
此处风景秀丽,民风淳朴,又远离中原战乱,说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村民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很是吃惊,当了解到是当朝公主的驾行之后,又是欣喜万分,唯一不高兴的,是村里的顽童们,他们昔日的乐园上,到处都是工匠在忙碌。
平阳公主依然很少说话,每日除了在工地上巡视,便是看大胡子训练军士,似乎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侍女们小心翼翼地服侍着,却不知怎样才能让公主开心。
直到一个月以后,平阳公主在城北回龙山清林寺住了下来。

青山,古寺。
鲜有人至的石路弯弯曲曲深入林中,李轻灵站在路旁的石刻前,轻轻地念出声来:
“心至则灵。”
秋风吹过,落叶萧萧,李轻灵不禁不去想,当初,他也是站在这里吧。
少年时便游历天下,足迹踏遍神州各地,从来都是来去匆匆,却在这里住了三个月。
他说,这里能让人想通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山的灵气会让人平静下来,忘记世俗的一切。
我也能忘记吧,李轻灵心想。
大雄宝殿前的银杏树迎风而动,却不知度过了多少岁月。

每天都做着同样的梦,回忆着同样的往事,看着工匠们一点一点地把城墙竖立起来,建起一座座画栋雕梁,看着远处的白云飘向更远的地方,整个人也感觉轻飘飘的。
回忆始终只是回忆,一点也没变。

那天,长安城破。
褪去沉重无比的战甲,换上久违的女装,悉心打扮了一番,才去寻找心上的人儿。
那人站在一个奇怪的方尊前,女子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仿佛就是天地间的一切。
“弘基。”轻轻地唤出声来。
那人回头一笑,看得女子心神荡漾,“公子,你弄错人了,我叫马三宝。”
“我哥哥说此次攻下长安城,你战功第一呢,马三宝。”
男子脸上却闪过一丝痛楚,“哦?是吗。”
女子并未察觉,仍是兴高采烈,“我父亲要赏赐你呢,他说无论你要什么他都答应。”
似乎未听出言下之意,那人回过头去,抚摸着方尊上的纹路,“我就要这个了。”
“这个有什么好的?”女子一阵失望,“那是什么?”
“他们说我英勇无敌,就像上古夔龙一样,这个,就是夔纹了。”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皱了起来。
“哦?原来他们叫你夔公就是这个意思啊,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个,难道,难道就没有更好的了吗?”女子的脸却突然红了起来。
“我四处漂泊的时候,曾经看过一本破旧的古书,上面提到了天下的许多奇珍异宝,其中有一件殷商遗物,‘以美酒至其中,可见天下事’,这个青铜方尊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它的存在只会带来不安和战乱,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它落入别有用心的人手里。”
女子显然不信,“杨广有此物,不还是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
“他对自己极为自信,又怎么会依靠这种神器,”男子面色沉重起来,“轻灵,我不在的时候,帮我保管这个方尊,好吗?”
女子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犹豫。
夕阳洒落在厚厚的宫墙上,两人的身影越来越长……

三个月后,平阳公主自称青羊,将清水古城改名青羊城,并在行宫建成那天举行了盛大了祭祀典礼。
那天,整个天空都呈现出祥和之色,如海市蜃楼一般,浮现出远山近水,乃至世间万物。
幻象整整持续了一天,直到夕阳落下,惊慌失措的人们才安定下来。

“如果天下太平了,你会去做什么?”
“天下会太平么?”
“会的,我军现在势如破竹,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入主长安了。”
“那,我要找个没人知道地方躲起来,清清静静地度过余生。”
“那我怎么找你啊。”
“我是游侠啊,你哪找得到我。”
“等你躲起来的时候我就找得到了。”
“那你往南走啊,过了洞庭湖,在有山有水地方,就有我。”
“到处都有山有水啊,我还是找不到。”
“那个地方很特别的,你去了就知道了。”
“嗯,真的很想去看看。”
“那还得等等啊。”
“等什么?”
“等天下太平啊。”

六年后,刘武周率十万大军围城,青羊公主力拒不降。
三月后,城破,青羊城大火。
同年,天下一统。
夔公刘弘基,常年驻守北方,抵御突厥,永微元年病逝,陪葬昭陵。

平阳昭公主,太穆皇后所生。初,高祖兵兴,主奔鄠,发家赀招南山亡命,得数百人以应帝。于是,名贼何潘仁壁司竹园,杀行人,称总管,主遣家奴马三宝喻降之,共攻鄠阝。别部贼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各持所领会戏下,因略地盩厔、武功、始平,下之。乃申法誓众,禁剽夺,远近咸附,勒兵七万,威振关中。帝度河,主引精兵万人与秦王会渭北。绍及主对置幕府,分定京师,号“娘子军”。帝即位,以功给赉不涯。武德六年薨,葬加前后部羽葆、鼓吹、大路、麾幢、虎贲、甲卒、班剑。太常议:“妇人葬,古无鼓吹。”帝不从,曰:“鼓吹,军乐也。往者主身执金鼓,参佐命,于古有邪?宜用之。”
——《新唐书 诸帝公主》

发表评论